普匈帝國

關於部落格
為了成就馬鹿普憫粉紅色的未來啊!!!
這是屬於平底鍋與小鳥的一段愛情故事.....................恩!
  • 100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祭典創作】29.裙襬飛揚(試閱) BY 莫自在

 

 

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到基爾伯特已經無法精確描繪出記憶的輪廓。

只是偶爾在夢境、或是偶爾在沒有親父也沒有威斯特陪伴的情況下,獨自在月光的沐浴中被靜寂的大自然包圍時,才會稍稍記憶起。

也只能回憶,而且絕對不會陷落。

因為是燦爛到彷彿接近就會灼傷的一個畫面,也已經久遠到帶有經不起觸碰的脆弱,所以他不會試圖抓住,試圖讓自己沉淪於再也回不來的歲月。

大概只剩他還記得了,那個臭屁又不把他人放在眼裡的小男孩。

 

『哈哈哈、輸的人要穿上彼得帶來的裙子,噹噹──』

『為什麼我非得陪你們玩這種無聊的遊戲不可啊!?』

『不用擔心啦,海德瓦涅,小孩子不管穿什麼都很可愛。』

『不要拿這種事應付我,也不要在這種時候才擺出大人的架子……!』

 

那個年代,光是一件小事就可以鬧得很高興,無論有無酒精助興,勝利後的聚會,總是能笑得開懷。

應該說,爭戰帶來的疲勞總是慣性地奪走眾人的體力,當他們迎接好不容易得來的勝利時,同時也會擔憂下一個襲擊何時來臨。

日復一日的付出生命保衛,日復一日的犧牲性命保衛。

那個褐髮的小少年,與他同樣存在的那個人,總因此滿懷心事。

滿懷心事到,彷彿連自身性別也不重要了。

基爾伯特不喜歡這樣。

所以基爾伯特總是比誰都有精神的大鬧。

唯有圍在營火旁、舉著破損的杯子喝著廉價的飲料,一群人談天說地時,對方才會有精神地露出笑容。

這時基爾伯特小小的腦袋就會想著,這傢伙的鑽牛角尖可能會持續著幾百年。

那麼、我就待在這傢伙的身邊幾百年,一起成長,一同茁壯。等對方發覺自己性別時,還可以狠狠嘲笑呢!

 

──『笨蛋海德瓦涅,我比妳在還要久的以前就知曉了哦,妳是個女孩子。』

 

那時候的心情,當時懷有的天真,早已被數不清的歲月推進給磨平了。

連基爾伯特也不趕保證,那個漂亮的畫面,到底是曾經擁有的真實、亦或只是太過思念而產生的夢境。

他們真的曾經待在一起過嗎?

因為,他已經不認識現在的伊莉莎白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