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了成就馬鹿普憫粉紅色的未來啊!!!
這是屬於平底鍋與小鳥的一段愛情故事.....................恩!
  • 10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祭典創作】10.吶、看著我(試閱) BY破碎新月




        「基爾伯特,我跟你說……」

正在揮劍的基爾伯特轉頭注視著眼前的女子,一身整齊的深綠色軍服、在不知不覺間留長的栗色長髮、大剌剌的舉止,翠綠色的雙眸彷彿一池幽靜的湖水。他從沒想過小時候那個總是像男生一樣的她會出落的跟以前天差地遠。

「幹麻?」沒好氣的放下劍,心裡卻很高興她的出現。

平日的練習被打斷,基爾伯特倚著插在地上的劍,等著她接下來的話,就在差點因不耐煩而打斷她的同時,伊莉莎白低下頭輕咳了聲:

「基爾伯特,我要結婚了。」

基爾伯特認識伊莉莎白好多年,卻從來不曾見她露出這種表情──堆滿了的笑容中摻進一抹嬌羞──他所不熟悉的伊莉莎白‧海德瓦里。

 

結婚……她要結婚了?

   

     「喂,妳開玩笑吧?」基爾伯特不自在的換了站姿,無法相信這句話會從她嘴裡說出來。結、結婚不就是一個女人跟一個男人生活在一起嘛!?她……

    「哈、會有誰想跟妳這個平底鍋男人婆一起生活啊!」

    基爾伯特話才剛說出口就感到後悔,他因煩躁而胡亂耙著已經夠亂的頭髮。

    『白痴!我要說的明明就不是這句!』

    ───即將陪伴妳左右的人,是誰?到底是哪個臭傢伙!

 

    伊莉莎白瞪著基爾伯特,接著笑了出來:「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你說的平底鍋男人婆,是、誰、啊?」

    指間發出〝喀喀〞的恐怖聲響,伊莉莎白正想將平底鍋砸過去的剎那,基爾伯特終於忍不住開口:「喂,你結婚干本大爺屁事啊!」

    伊莉莎白一愣,不知道怎麼回答基爾伯特這個莫名的問題。他們兩個從小青梅竹馬,甚至對彼此的個性這麼熟悉,難道稱不上是朋友?難道只是自己一廂情願?她緩緩的放下平底鍋,眼神垂了下來:「我只是以為,我們是朋友。」

    基爾伯特驀地僵住,他困難的嚥下口水:「朋友……」

    試著握緊雙手,卻止不住顫抖,基爾伯特不知道心頭那股煩悶的情緒該怎麼解釋,只知道自己必須趕快離開,他沒有辦法忍受眼睜睜看著她公佈與別的男人的喜訊,甚至不能接受她為了別的男人綻開自己沒看過的笑靨。

    『靠!這樣好像本大爺很迷戀她一樣。哈哈哈……』

    恥笑著如此狼狽沒用的自己,基爾伯特像一隻受傷的孤狼,武裝自己脆弱的傷口。

    「本大爺……」鐵了心,他旋過身,「不需要朋友。」基爾伯特拔起劍轉身就走,留下一臉錯愕的伊莉莎白。

    不讓自己去想那個女人聽到這番話後的心情及表情、不去想像被自己拋下的伊莉莎白的身影,假裝她的一言一行無法對自己造成任何動搖。『不離開的話不行。』基爾伯特咬緊下唇,不敢放慢腳步,盡量讓自己的步伐像平常一樣。

 

他想起以往自己總是嘲笑她不像個女人,而伊莉莎白也總是掄起拳頭不由分說追打。其實不是這樣的,是因為她的蛻變令自己太過震驚,只是,沒膽承認而已。不想承認青梅竹馬的她已經亭亭玉立的事實,以為這樣可以藏住她的光芒。在他眼中,她出落得比草原上任何一朵花都還要漂亮又莊嚴,一直都是。

 

可是如今,這朵花已經不是他可以守護的範圍了。再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