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了成就馬鹿普憫粉紅色的未來啊!!!
這是屬於平底鍋與小鳥的一段愛情故事.....................恩!
  • 1008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祭典御題】08.陪伴(試閱)BY梅下白麟







  夏末,基爾伯特孤身從一間破舊的小酒吧邁著不穩的腳步走了出來,店門關起的鈴聲有些寥落地在他身後響起。
他咂了咂嘴,暗暗想著現在的啤酒味道真是越來越不像樣。前陣子他曾在無意中造訪了一家製啤酒的工廠,裡面只有一名女員工忙碌地將啤酒裝瓶,倒酒的機器顯然早就壞掉了,因為基爾伯特注意到每瓶啤酒盛裝的量不太一樣。那間工廠滿地都是積著灰塵的碎玻璃,釀酒桶則傳來一股腐爛發酸的味道,令他嫌惡地皺起了鼻子。
而那些啤酒竟然是要拿去賣給人喝的。  
這件事情頓時讓基爾伯特有種力不從心的感覺,幾十年來他都無法為他的人民做些什麼,即使他們確實開始懷念起普魯士,但東德政府不需要他。
仍有些炙熱的陽光讓昏沉的腦袋一陣發暈,然後他低低咒罵了一聲。
去他的伊凡‧布拉金斯基。
 
基爾伯特住的地方離柏林圍牆很近,原本是沒有那道該死的牆的,但自從被發現許多人在西柏林賺錢並跑到東側採買各種商品,它就為了隔絕兩邊的人民而矗立在那裡了。
基爾伯特經常眼睜睜地看著許多人──女人、男人,甚至孩子──為了越過那道牆而死,聽著牆外西德民眾惋惜的哀嚎和悲憤的怒罵,而即使他沒有親眼見到,其他許多地方的隔離牆也時常發生類似的慘事。
真傻啊,明明知道那鐵絲網之間有種種為了防止有人逃離而設下的陷阱,地雷、壕溝,還有無情的漆黑槍口,幾千幾千的人們還是試圖闖過。
但他若是可以,恐怕早就也衝第一個跳過把他和他所愛的弟弟隔開的牆。
 
想起路德維希,便想到醫生說過以他現在的身體狀況最好不要再喝酒了,如果弟弟知道了這件事,肯定板著臉教訓他一頓然後禁止他再沾任何一滴啤酒。
輕笑了一聲,基爾伯特把雙手插入身上那條寬鬆長褲的口袋,邊把玩著裡面僅剩的銅板邊搖搖晃晃地走過冷清的街道,這條路依舊凹凸不平,兩旁有些殘破的民房在二戰時留下的彈孔清晰可見。
又一陣空洞的暈眩感,他搖了搖頭想令自己清醒一點,然後加快腳步拐入了一條昏暗的小巷。
靠到了牆上,基爾伯特喘了口氣,身子沿著牆面滑落後重重跌坐在地。
在這裡陰涼而視野良好,只要往外看,觸目所及都是柏林圍牆。
一名衛兵有點懷疑地瞄了他一眼,但基爾伯特現在可沒力氣理他。
他微微低下頭,然後有些驚訝地發現離他幾呎遠的那些死氣沉沉的磚縫之間抽出了一朵粉嫩的小花苞,四片心形的花瓣仍含蓄地闔著,摻著不同層次的粉紅,陪襯的圓扇葉片嬌小但碧綠的驚人。
天竺葵。
美好,但又顯得十分虛幻。
 
看著這樣的花朵,基爾伯特突然覺得想睡。
花瓣的輪廓模糊了起來,他昏沉的腦中隱約憶起以前也有哪個地方開滿了這樣的小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