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了成就馬鹿普憫粉紅色的未來啊!!!
這是屬於平底鍋與小鳥的一段愛情故事.....................恩!
  • 10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推廣創作】大事なものは目蓋の裏 by緋雪.櫻夜

只要閉上眼,就能見到你那熟悉的、令人懷念的高大身影... ... 吶... 你現在到底在哪裡? 他輸了,還輸得很徹底; 失去了國土,亦賠上了自己的性命。 他消失的時候,她沒能見上他的最後一面。 由心臟傳來的痛楚,比和羅德里赫分居時更加強烈,就像整顆心被挖了出來一樣。 少女打破了一貫剛強堅毅的形象,如一個普通女孩那般哭得嘰哩呱啦。 她一直哭了很久,直到哭累了,哨子也發不出聲來,但淚水還是繼續在流。 「事到如今,我才搞清楚自己的感情...」 伸手緊緊抓住前襟,那錐心的痛令她喘不過氣來。 「我老是嘲笑他是大笨蛋... 實際上,我是個比他更笨的超級大笨蛋... ...」 輕閉起雙眼,故人的身影在眼皮中緩緩浮現。 あなたの前に何が見える? 色とりどりの魅力あふれる世界 大事なものは目蓋の裏 こうして閉じれば見えてくる 点滅してる光の中でも あなただけは消えなかった 「基爾...」 聲音再響亮也好,都已經無法再傳到應該要聽見的人耳中。 他,基爾伯特.貝什米特,早已煙消魂散,不存在於世界的任何一個角落。 大事なものは目蓋の裏から そして大事に覚えてる 在久遠的夢裡,年幼的基爾伯特和她一起在一片綠油油的大草原上互相追逐, 面上掛著歡愉的笑顏,毫無保留的嬉戲。 身穿條/頓/騎/士/團服的他那囂張的笑容依舊是那麼讓人不快,但也叫她多麼的懷念, 因為他已經不在了。 總是非常驕傲、不可一世的紺色騎士,現在只存在於她的記憶、內心深處以及眼皮底下。 無法忘懷的這份回憶,不想失去這份思念... ... 私はここよ ここにいるの 厚い雲がすぐそこまできてるわ 眠ってはだめ 眠ってはだめよ 虚ろな目がまばたきをはじめる 夢をみるにはまだ早いわ... 因為太過習慣他總是在自己附近轉來轉去,稍稍別過頭或是視線,就能發現他正在不遠處。 他的存在有如呼吸般再自然不過,所以一直都未曾想像過他不在了會是什麼樣。 不見了他的身影,少了他那高傲的聲音,恐懼與不安的感覺排山倒海的不斷湧入心底裡。 心臟跳動得更快,兩手手心滿是汗水。 伊莉莎伯深呼吸一口氣,提起微微顫抖著的兩腿,動身去找他。 不知道是什麼時候,自己竟變得這麼依賴他, 四處尋尋覓覓,像極了迷路的孩子。 到這時才知道,基爾伯特的存在對自己是特別的。 有別於總是溫柔地對待自己的羅德里赫, 對羅德的感情,是孩童般的仰慕; 對他的感情,是真正的喜歡... ... 一直被重要的事物圍繞著, 不知不覺就將其當成理所當然的事, 失去之後,才了解有多重要。 結局全ては信じること 離れることで近くなれた 絆も今ははっきり見える 私だけが知ってる場所がある 大事なものは目蓋の裏から 夢じゃない 今すぐにみつかる大事な場所 「喂!!匈/牙/利!今天那場仗本大爺俺可是贏得非常漂亮啊!!!稱讚俺吧!!!哈哈哈哈!」 「本大爺今天雖然吃了敗仗!但下次讓俺再看到那傢伙,俺要狠狠的打飛他!!!」 「匈/牙/利,要是你有什麼事的話來找本大爺吧!我能力所及的話一定會幫你!借我的肩膀給你也沒問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匈/牙/利,你其實是... ...算了!沒什麼...」 很想見他... 很想聽聽他的聲音... 很想再一次見到他... 希望張開雙眼的時候,他就自己的跟前。 別扭的紅著臉說『本大爺俺一個人都可以很快樂』。 可是,這只可以是夢, 一個不可能的夢。 「... ...伊莎我... ... ...i liebt Sie... ...」 私はここよ ここにいるの 一羽の鳥が弧を描いていくわ 黙ってはだめ 黙ってはだめよ 夢の続きはその目でみればいい 明明年幼時,他倆總是共肩結伴同行,關係親密如手足。 但當她回神時,卻發現大家之間出現了一道深厚的隔閡, 到底是誰先走開了? 是她自己? 還是他? 迷子の私は 出口を探して がむしゃらに茨を歩く 流れるこの血は あふれた感情 どうしてこんなにあせているの...? 其實誰都沒有變,改變了的只有時代和上司而已。 他們是國/家,上司和人民就是他們的一切,是無可否認的事實。 當上司,人民和自己置於同一天秤上,自身最珍視的事物都變得不再重要。 國/家們無法選擇,畢生注定為人民而生,為人民而死。這是他們身為國/家的宿命以及存在意義。 在這個溫柔且殘酷的世界裡,必須要有人作出犧牲,世界才會有進步。 為什麼一定要犧牲他們的幸福來成全他人? 為什麼是國/家就不可以像人民那樣得到各自的幸福? 為什麼上司和人民所犯下的過錯得要由國/家來承擔? 當有危難時,卻只會埋怨國/家... ... 「基爾...我該怎麼辦啊?...我已經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麼些什麼了... ...」 少女驀然回首,希望那個總是在遠處如影隨形的銀髮少年就在身後, 可是背後空無一人。 少年已經無法再在她的身邊默默守候她了。 對不起。 對不起... 對不起... ... 無法聽見的話語, 無法傳遞的心意, 無法縮短的距離, 無法觸碰的痛苦, 已讓她身心俱疲。 再度合上雙眼,所愛的人就在眼皮下。 他的臉上掛著苦澀的笑容。 私はここよ ここにいるの 厚い雲がすぐそこまできてるわ 眠ってはだめ 眠ってはだめよ 虚ろな目がま瞬をはじめる 你想找的人就在這裡啊。本大爺俺一直都在你身邊... 為何... 時至今日你才會尋覓我的所在...? 我在你的心底裡到底佔了多少份量? 私はここよ ここにいるの 一羽の鳥が弧を描いていくわ いってはだめ いってはだめよ 楽園なんて どこにもないわ 最後は目蓋を閉じるとき... 『...莎...』 有人在說話。是誰? 『伊莎...』 很熟悉的聲音。是羅德... 張開緊閉的祖母綠雙眸,先映入眼簾的是每天都見慣了的睡房天花,然後是一臉擔憂的羅德里赫。 「伊莎,你在街上暈倒了,是幾個市民把你送回來的,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伊莉莎伯坐起來望著他,微微搖頭然後別過頭去往窗外看。 羅德里赫見她並不打算回答便沒有追問下去,輕嘆了一口氣。 不必說明都知道其理由。 自從基爾伯特不在了後,總是非常爽朗強硬的伊莉莎伯嘴裡雖然說不在意, 但行為上卻完全不一致,經常沒日沒夜地四處奔走,現在還把自己弄垮了。 眼見她這麼自暴自棄,他實在無法忍受。 一想到她是為了那個高傲的大笨蛋而變得如此失魂落魄,心裡突然隱隱作痛。 伸手撫上胸前,感覺到心跳非常紊亂。 『我居然嫉妒一個已經不存在的人...』 羅德里赫悄悄嘆息,重整一下自己的思緒和心情。 他坐在床緣,拿起置於一旁的水瓶倒了一杯水,一把塞進她的手裡。 「伊莎,喝點水吧。」 伊莉莎伯回過頭來,呆滯地看著手中的水。 「...謝謝。」 她光是把水握在手裡,半點想要喝的意思都沒有。 一直在看的羅德里赫終於按捺不住,拋開自己平日一貫的溫文柔雅,粗暴地緊抓著伊莉莎伯的雙肩。 「匈/牙/利!你給我適可而止!!!」 羅德里赫突如其來的喊叫,她兩手一鬆,打翻了手上的水杯,濺濕了她的衣服和被子。 伊莉莎白楞了楞,因為羅德里赫不曾這麼失禮過,更何況是在她的面前。 他生氣的理由,她是知道的, 她一直都很清楚。 「羅德你先離開一下,我要更衣..."藉詞說要更衣,只不過是想逃避。 手臂上的力量依舊不減,他還是不願放手。 「不要再繼續任性了,你已經不是小孩子!!」 「... ...」她一時間完全語塞了,想不到任何說話來反駁。 「現在的你像什麼?!你說啊!!」 抬頭和羅德里赫的視線成一水平,透過他的眼鏡鏡片,看到了自己無神的雙眸。 他說的句句屬實,她根本沒得狡辯。 以往羅德里赫的著緊,她總是會滿心歡喜的接受,但這一次對她來說竟是壓力。 因為她不知道往後要如何面對他... 以前她只是單純的仰慕、依賴他的溫柔。 『如果... 當時來救我的人是基爾, 我會不會就像對羅德那樣來對待他呢...?』 『如果未來可以選擇的話,那我現在應該仍能開懷地笑著吧...和基爾一起...』 滴嗒滴嗒─ 幾滴晶瑩的淚水自她的眼角流出,掉落在不知何時已握緊了的拳頭上。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啊!」一直壓抑的情緒就像穿破了的汽球一樣,一瞬間爆發出來。 羅德里赫聞言,皺起眉把她擁入懷裡。 「盡情哭吧,不要再忍耐了...不要緊的。」他伸手輕拍她的背部,就像安撫小嬰兒那樣。 「嗚啊啊啊啊啊─」伊莉莎伯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放聲大哭,似是要把畢生的淚水都要哭完。 於人類的角度,時間能夠沖淡一切悲傷與痛苦,畢竟因為他們的一生非常短暫; 可是,以國/家來說,他們的時間幾近無窮無盡,所經歷過的事都會刻銘在記憶之中,直至消亡為止。 不提及、不說出來不等於完全沒事。 直到她哭完為止,羅德里赫一句話都沒有說過。 他沒資格開口去安慰懷中的少女,因為他本來是有目的有計劃地接近使莉莎伯的, 到最後他真的愛上了她。 是出自真心、不比基爾伯特少的愛。 不過, 是他突然出現介入基爾伯特和伊莉莎伯之間,是他把原本屬於基爾伯特的愛情奪走... ... 他是破壞她的世界的人,以後一直留在她的身邊保護她就能夠彌補他的過失的話,他絕不會拒絕或是有半句怨言。 代替基爾伯特永遠守護她。 『我在這裡,我就在你眼前。』 他很想對她這麼說。 底頭看著含淚睡著了的伊莉伯莎,心裡就像缺少了一角,每呼吸一口氣都會痛。 「好好休息吧,你想見的人就在睡夢中...」 羅德里赫讓她躺回床上,在儲物櫃裡拿出一條乾淨的被子替她蓋好。 抱起要晾曬的被子,直接走出門外往洗衣間。 當他關上門後,伊莉莎伯張開眼睛,坐起來舉高右手,凝視著。 「幸福原來一直都握在我手裡...只是我沒有發現...」 垂下手,掩住雙眼倒回床上, 眼角默默地掉下一滴淚水。 「…對不起…」 「ごめん」なんて 謝る私を許して... 幸せに 堕ちてゆく... 羅德里赫行經窗戶時,看見一隻鷲站立在外面的一棵大樹上,和他四目相對。 閉上眼, 托了一下眼鏡。 「你放心吧,我會好好照顧她的。」 片刻,牠張開翅膀,騰空朝高空飛翔。 他回過頭,黯然佇立原地,雙手不自覺地加重了力度。 側耳細心傾聽,某個角落裡有東西悄悄地碎裂了。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