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了成就馬鹿普憫粉紅色的未來啊!!!
這是屬於平底鍋與小鳥的一段愛情故事.....................恩!
  • 10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推廣創作】花語 BY翊


蔚藍的天空、乾爽的草地、和煦的陽光。
像這樣的一個好天氣躺在樹下乘涼真的是一件最享受的事情了吧。
「嘶──呼───」
如果旁邊的那個傢伙可以不要睡得像頭豬的話,那就更好了。
「喂、基爾伯特。」她搖一搖那個已經睡到不省人事的傢伙。「你很重耶,不要把重量都靠到我身上啦。」
「嘶────」完全沒反應。
天哪,他的口水都流出來了。
「………………」怎麼辦,好想扁他。
罷了,難得有這樣的好天氣跟幽閒的下午,她不想把這美好的時間拿去和他再大幹一架,雖然想當然一定又是她贏。
兩個人明明身高差距跟力氣應該都沒有差多少,同樣都是「男孩」,他每每都是輸的那一個,而且感覺得出來都是因為他放水、甚至是不反抗的關係。
感覺不是很好。
突然感覺到後方有甚麼東西在鑽動,她將手往後探了探,摸出了一隻有著淡黃色羽毛的小鳥。
「…..!?!?」這不是常常跟在那傢伙身邊的那隻小鳥嗎?
「嗶、嗶──」
「哇、哇。」面對這隻突然蹦出來的小傢伙,伊莉莎白也不知該拿它怎麼辦才好,只能將它捧在手上,只見這小傢伙卻像是更興奮的騷動,不停發出噪音。
「嗶、嗶嗶──嗶嗶──」
「阿、喂,不要吵啦!」怕吵醒旁邊睡得正熟的男孩,她緊張的將它整隻用手蓋住,卻引來它更可怕的叫聲,抗議她的「惡行惡狀」。
「嗶嗶嗶嗶嗶嗶────」
「阿、對不起!!」她趕緊再將手放開,改用一隻手捧著它。「噓───,安靜一點,不要吵醒他啦。」難得他睡的那麼熟,就讓他睡久一點吧。
偷偷瞄了一下身旁的男孩,她鬆了一口氣。
呼,還好沒有吵到他。
「他真的是個討厭的傢伙,對吧。」她看著在自己手上跳動的小鳥,開始對它講起話來。「狂妄、奸詐、自以為是、小心眼,搞不懂你為什麼常跟在它身邊。」
而且還總是停在他的頭上,那個樣子說有多蠢就有多蠢,卻也顯得十分…可愛。
「不過他也真夠笨的,上次趁我睡著時拿了一朵花,放在我頭上是想害我丟臉啊?就說是他做的他還否認,整個臉超紅的耶。」
想到那個畫面,她不禁笑了出來,戳一戳那個聽不懂自己話的小鳥。
「所以你跟在他旁邊也會變笨啦,懂嗎!」
「嗶。」
「不過,跟他在一起的感覺很舒服、很開心,所以你才會一直在他身邊飛來飛去的,對吧?」
就像她一樣,明明每次見面兩人都只會吵架、只會打架,她還是忍不住的一再去找他,儘管他嘴裡從來都不會吐出甚麼好話,她還是不厭煩地拿出她的拳頭教訓他。
「你很喜歡他嗎?」
「嗶嗶、嗶嗶。」小鳥的反應就好像是在說「喜歡」呢。
「嗯,我也是喔。」
因為很喜歡基爾伯特,所以才會想一直和他在一起。
「啊,這是我們兩個的秘密,不可以跟他說喔!!」她摸了摸小鳥的柔軟羽毛說著。「不過,你也沒辦法讓他知道……吧?」
想到這邊,她不安地看了旁邊的男孩。
「嘶──呼──」
嗯,根本就沒甚麼好擔心的,就算現在發生事情都沒辦法把他叫醒了吧,貪睡的傢伙。
「呼──……嗯──。」
她把小鳥放在自己頭上,將自己身子也往旁邊靠。
這麼好的天氣,不睡一下真的太對不起自己了。
 
「……笨蛋基爾伯特。」
 
微風徐徐,吹亂了已進入夢鄉的兩人的頭髮。
 
 
 
 
-
 
 
 
 
一覺醒來,睜開眼,映入眼簾的居然是那個「男孩」毫無防備的睡顏。
「────!!!!!!!!!!」伊伊伊伊伊伊伊莉莎白!!!????
等、等等,為什麼她會睡在他的肩上,不對、他甚麼時候睡著的??
怕吵醒她,他動都不敢動,只能滿臉通紅的瞪著距離他不到幾公分的臉,屏息著不敢呼吸的太用力。
「~~~~~~~~~~~~~」現在是甚麼情況啊!!她整個人都要躺到他身上了!!
她身上的馨香隨著她的吐氣噴到他的臉上,令他不自在極了。
「基爾伯特…..」她動了動,囈語著,將身子更靠向他的,雙手緊緊揪住他的衣服。
「!!!??」可惡,他幹嘛臉紅阿!!!
「可惡的自以為是的大混帳!!」她咒罵著,順便送上一拳。
「嗚哇啊!!!」
 
──啊,天空好藍呢。
被伊莉莎白壓在地上,基爾伯特腦中只有這個念頭,看著上頭的藍色。
「嗶嗶。」
咦,這不是常常跟在他身邊的那隻小鳥嗎?
看著它飛到那正趴在他胸前的「男孩」旁,輕啄她的臉龐,而她也慢慢睜開眼睛。
「唔,基爾?」她揉了揉半開的眼,打個呵欠問道。「你醒啦??」
喂,這句話應該是他說的才對吧!!??
「本本本本本本大爺老早就醒了!!!!妳妳妳妳妳不要壓在本大爺身上!!!」
說是這麼說,他還是沒將她推下去,任由她維持那個令他害羞到極致的動作。
「你自己剛剛也把重量都壓在我身上,囉嗦甚麼阿你!」
「甚麼…」一想到那個畫面,他的臉又紅了幾分。「本本本本大爺怎麼可能…」
等等,好像真的有那麼回事…。
半夢半醒之間好像還聽到她和那隻臭笨鳥講甚麼───…….
「───~~~~~~~~~~~~~~~~~!!!!!」
「基爾?基爾伯特?」
她的手在他眼前揮了揮,看著他的臉已經紅到不能再紅,甚至懷疑是不是要燒起來了。「喂,你幹甚麼啦?」
「沒沒沒沒沒有,本、本本本本大爺有事要先走了!!」
「甚麼阿、喂,啊!!」丟下這句話之後,他用最快的速度跑掉,等她從剛被摔下草皮的疼痛回過神來時,只能隱隱約約看到他落荒而逃的背影。
「搞甚麼阿,莫名其妙。」她只能摸摸摔疼的屁股,喃喃自語著。
她就不信這種時候還會有甚麼大事情要這麼急著趕過去,就連那隻小鳥都跟著過去了。
最近好像常常這樣,他的樣子看起來就是想掩飾什麼,又像是要躲誰一樣。
該不會是在躲她吧?
不過想想不太可能,畢竟他也是讓她在他身上為所欲為的睡了個香甜的午覺也毫無怨言哪。
想到這邊,她的嘴角忍不住上揚。
 
「唉唉,基爾伯特阿。」其實他人也是很好的嘛。
 
將身子往後倒,躺在乾爽的草皮上,她閉上雙眼,繼續享受她的美好下午時光。
至於那個落跑的傢伙,嗯,誰管他呢?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