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了成就馬鹿普憫粉紅色的未來啊!!!
這是屬於平底鍋與小鳥的一段愛情故事.....................恩!
  • 101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推廣創作】Flowery as love BY夢字犬

  ×



  熠熠血紅綴入了幾瓣潔白。
  明顯地那是和他的銀髮截然不同的色彩,倒映著,在他眼裡。或許是因為那在寬闊蒼穹下顯得極端渺小的瘦弱莖葉,也或許是因為那有如天使羽翼般純白的色彩,總之他停下了腳步,為了那朵在雜草叢中靜靜綻放的生命。佩帶在腰間的長劍碰撞甲冑所發出的金屬聲響隨著他邁出的步伐在空無一人的草原上清脆奏起,他在那朵不知其名的白花前蹲下。
  熠熠血紅清楚鮮明地綴著那幾瓣迎風搖曳的透明潔白。
  那張洋溢著自信光芒的端正臉孔同樣在心池搖曳著。

  他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將眼前這樣平凡無奇的野花和那名笑得豪爽的少年想在一起不、正確來說是少女才對,雖然她本人完全沒有自覺。只是思緒就像跌入泥沼中,腦裡滿滿地盡是少女有如冬陽般溫暖和煦的笑顏,越想要從中脫身反而陷得更深。
  像是不屬於這世界般神聖莊嚴的純白在血紅深處擺得溫柔,猶如上帝瑰寶般純潔的她在他心底同樣也笑得溫柔。那是令他想要收入懷中的美麗神情,好比含苞待放的花朵般雖然還不到最光輝美好的時期,也有著蓄勢待發的稚嫩之美。
  總有一天會盛開的吧。他不清楚那個時刻何時來到,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那必定是朵無比嬌美、撼人心魄的荒野之花───

  火焰悄悄地在胸口處被燃起,有些灼熱卻也有著些許酸甜,沿著他的頸部一路燒到雙頰。他吼呀吼呀地從口中發出不明的狀聲詞,小小的雙掌拼命摩擦著早已燒得通紅的臉頰,似是這麼做就能夠將漆在臉上叫他感到羞恥的緋紅拭去。
  
  「───想不到你竟然會對花這種女孩子喜歡的東西有興趣呀?」
  「吼呀唔唔哇哇、哇哈哈哈──怎、怎麼可能呢像本大爺這麼帥的人才不會喜歡這種東西!」

  他一下子從地上挺直了腰桿,轉身朝著來人露出一貫的狂妄笑容。不用別人告知,他也感覺得到自己此刻的笑聲有多心虛。但向來自尊心極強的他是絕不會輕易承認自己的醜態。
  眼前的她睜圓了湖水綠的雙眸,強烈質疑的情緒在湖底深處躍動著。和風在兩人週遭旋轉著輕盈的舞步,平常她隨意紮起的亞麻色短髮如今散了開來,偶爾蕩著幾絲細髮回應熱情的輕風。儘管未經過精心整理,她所擁有的柔美五官仍不減其光芒。
  
  「那你幹麼一個人蹲在路旁盯著那朵小花看呀?」
  「唔唔、那個呀唔──那是因為……因、因為本大爺沒見過這種花有點好奇罷了!沒、沒錯!」
  「………
  外表看似少年的少女抖動微彎的睫毛幾下,最後似是放棄了追問而垮下直挺的雙肩。反正不管怎麼問基爾伯特也不會告訴他吧,比較可惜的是少了個可以拿來嘲笑他的好題材……
  
  「喂快輪到你巡邏的時間了啦!回去整裝一下吧。」
  「本、本大爺當然知道不需要你來提醒!」

  他彆扭地偏過頭不去正視那雙碧綠,正確說來是不敢正視她如蜜般甜美的笑臉,但那瞬間她嘴唇上揚的弧度早已被紀錄下來。她踩著草地離去的腳步聲和著「先走啦」的爽朗嗓音傳入他耳裡,他才敢移回暫時轉開的視線。但其實他的視線終究是離不開她身上的,他想。
  她小小的背影漸漸消失在熠熠血紅深處。
  曾一度綴在血紅之中的潔白在他腳邊綻放著。

  又是一陣漣漪在心中漾開,一圈接著一圈的水紋觸著埋藏於深處的愛慕,那樣地輕柔卻也懷著熾烈。
  在花苞綻放前那大概是他永遠說不出口的秘密。





  FIN-

  吼呀吼呀吼阿普超可愛的!!!!!!!!!!!!!//////(太太自重)
  應該有很多人是因為本家畫的子普匈的關係而喜歡上普匈的吧XD
  所以就試著寫了一篇這兩個小傢伙年幼時的純情故事ˇ之後應該會繼續寫像這樣的短篇,也希望能夠寫出沉重的普匈w歡迎普匈同好交流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