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為了成就馬鹿普憫粉紅色的未來啊!!!
這是屬於平底鍋與小鳥的一段愛情故事.....................恩!
  • 100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祭典御題】02. 信仰(試閱) by Sauerkraut

 
 
 


 
美麗高貴的女性是騎士的信仰。
 
長久以來,吉爾伯特拜爾修米特總是可以在茶餘飯後聽見一同征戰的夥伴談論自己的夢中情人、愛人、或是妻子。
 
「她啊,美得似天使,眼睛像星星,玫瑰色的皮膚,笑聲如銀鈴。烤的鵝又香又脆,織的布精細又平整……」這更像是一種讚頌,將愛人形象提高到虛幻的境界。
 
沒有男子熱烈崇拜的女性是不幸的,無法從熱烈追求美麗女性的過程之中得到完滿的男子是乏味的。
 
年輕小伙子志得意滿地說著與愛人交換信物,以及他如何地為那可人兒選了最適合她的禮物。甚至他還會寫詩獻給她。
 
「吉爾伯特,你呢?有沒有作為你勇氣泉源的女士存在?」話題最後轉到了他身上。
 
他默默喝著混了蜂蜜的葡萄酒,美麗的女性?他沒想過。有時候會在路過的村莊中看到紮著髮辮,揮汗認真工作的少女,或是深居城堡中、舉止優雅的貴婦對他盈盈一笑,讓他覺得十分動人可愛,但也僅止於此。如果有機會再回到相同的地方,少女們往往也嫁做人婦,被家事或小孩折磨著原本美麗的胴體,婦人可能臉上已浮現歲月帶來的皺紋,不一會她們的美就煙消雲散,但他外表仍是個男孩,時間軸的差距讓他難以理解那短暫激烈的愛慕。
 
某一天起,他的想法改變了。
 
海德瓦里是個女孩。停留在手掌中的柔軟觸感不斷提醒吉爾伯特這個事實。是個和他對等,不會輕易消失的存在。
 
***
 
他曾經看過同伴口中的愛人,像牛奶一樣白的肌膚透著媚惑的紅,金色長髮自然地垂散著,風一吹便隨之飄揚,完全符合他們當時所謂的「美」的形象。
 
「吉爾伯特!」微高略帶稚嫩的嗓音把吉爾伯特拉回了現實。聲音的主人蹲到吉爾伯特身前,近距離地望著他,她只有毛毛躁躁隨便亂紮的栗色頭髮,膚色比他還深,舉止又粗魯,但她的綠眼睛顏色像她身後的青草原一樣,美得讓吉爾伯特有吻她的衝動。壓抑下生理的本能後,吉爾伯特下意識地伸出手把她的髮圈解下,栗色的髮絲頓時在他視界裡散開。
 
「你做什麼啊?」海德瓦里一把搶回髮圈,抱怨:「還來!很熱欸。」
 
「啊,抱歉。」
 
吉爾伯特看著海德瓦里嘴裡含著髮圈,用雙手挽起頭髮。只差不多到肩膀的長度而已,如果再長一點,整理得柔順整齊的話,一定更漂亮吧,他已經在想像那頭秀髮在風中飄動的模樣。
 
***
 
飲酒暢談之間同樣的問題一再被問起,這次他有了答案。
 
「吉爾伯特,聽說你去訂做了一把梳子?」蓄著鬍的男人拿著啤酒杯,說完叉了一塊盤中的烤野豬肉,美味的油漬從香脆的表皮中流出。
 
「嗯,還蠻貴的。我一直在考慮上面是要雕雙頭龍還是魚類。」吉爾伯特沒說出口,其實他還偷偷去看了緞帶,但最後因為實在拿不定主意加上沒有概念而作罷。
 
「哦~,怎麼,要送給哪位女士的嗎?」這個新消息讓大夥忍不住開始起哄。
 
「是啊,本大爺看上了一個很棒的女人。」堅強又可愛,和他處在相同的時間內,不會一轉眼就從世界上消散的女人。
 
他可以用漫長的時間去追隨這個信仰。忠實、虔誠、且堅定不移。
 


TBC.


 
後記:其實我覺得我筆下的阿普是個色狼(被阿普踢飛)
再次感謝召開普洪祭的太太們,這真是個美好的活動!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